今夜無眠
關於部落格
今夜無眠
  • 94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他們相遇在錯誤的時間

   絮站在夕陽西下的十字路口,身邊是飛馳而過的汽車嘈雜的聲音此起彼伏。
  絮的淡定真的不象她,壹點也不象。
  絮和俞認識七年,整整七年了。那時絮還是個天真爛漫的天天做王子公主美夢的女孩,那時俞有著超出他真實年齡的沈穩和滄桑。就是壹眼,絮就被俞的偷走了心。幸運的是俞說,他喜歡絮。他們的毫無懸念的在壹起了,故事似乎完美了。
  兩個人在壹起是需要勇氣的。因為兩個人在壹起的越近,看見對方的缺點就越多。對於那些愛壹個人的感覺大於討厭壹個人身上的缺點的時候,這些缺點都會被包容和理解,其實愛壹個人的深度也體現在包容壹個人的程度。可是偏偏俞沒那麽能包容絮,絮也不夠了解俞。初見的美好和現實的落差,讓俞開始懷疑這段感情是否值得他投入與付出。
  絮依舊單純的傻著,她是典型的唯美主義者。只要她愛壹個人,從她眼裏看出來那個人再不好的地方她也能包容會喜歡。
  她從來就是壹只粘人的貓,沒有主人陪伴的時候就會不停的撒嬌。他是壹個整日為事業操勞的人,回家以後更多的是願意看見壹個溫順乖巧的貓,但是貓也會有任性調皮的壹面。終於有壹天,俞受不了絮的吵鬧撒嬌,絮太缺乏安全感,所以她只有靠不停的吵鬧撒嬌時時贏得俞的註意和呵護才會安心,只有那樣絮才會感覺俞是愛她的。
  兩個人還是分開了,不是不愛,只能說他們不合適。俞需要的是個溫柔體貼的妻子,可是絮註定是個天真的孩子。俞想要的安穩生活是絮給不了的,俞沒有耐心等待絮有朝壹日蛻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或者說,俞沒有那麽喜歡絮。也許,他無力照顧絮這個孩子。
  分開以後絮哭過鬧過,失眠酗酒做了很多傻事,這些在俞看來只會覺得絮真的那麽不適合他。然後頭也不回的走掉了,絮慢慢的開始接受分手的事實,生活工作慢慢開始步入正軌。
  俞結婚了,和壹個能做好賢妻良母的能幫助他事業的女人結婚了。婚後不久俞的妻子就懷孕了,俞在外地紮穩腳跟有了幸福的家庭做了爸爸,事業也逐漸有了起色。
  絮還是孤身壹人,她心裏穩穩的放在俞。她不再醉酒的夜裏打俞電話,不再哭著問俞為什麽離開她。她也成長了,不再是那個小孩子。她開始試著穿俞喜歡的風格,她開始學著穿氣質的衣服,內斂的微笑。他的每壹年生日絮都記得,都會準時在過了十二點的夜晚發生日快樂的短信給俞。雖然她還愛著俞,可是有太多無能為力的事情。那份愛就放在心底塵封的記憶。
  其實壹直以來,俞都知道絮還愛著他。可是他們畢竟是兩個世界的人,稀松的聯系,禮貌的問候讓絮不禁傷懷,曾經那麽親密的兩個人就這樣變成了陌生的朋友。絮壓抑了很多次去找俞的念頭,她不確定自己是否有勇氣時隔五年再出現在他面前。也許他也早已忘記曾經他們之間五年的約定。俞分手的時候說,如果五年之後,他們還是單身就在壹起。五年,足夠讓那個單純的傻女孩蛻變成成熟的女人,壹個能夠做好賢妻良母的女人,壹個氣質嫵媚的女人。可是這個約定早已不可能了,他已然結婚有家庭了。何必再見呢!即便絮愛到能夠付出生命。相遇的時間,決定了彼此在壹起的時日,因為他們遇見的那個時間,不是能夠讓他們有緣牽手到白頭的時間,緣分這種東西太抽象,好像很多都是註定好了的。
  俞還是會在家庭不順的時候想到絮,打電話給絮說自己想她。更多的時候絮不過是他傾訴不快的對象,不是因為俞愛絮,而是因為那個人壹直在,妳對她放下戒備,習慣她的存在,可是這不是愛。俞總會給電話那頭的絮無盡的希望,無盡遐想。每次絮想要過去外地找俞的時候俞又說,妳不要打擾我的生活,我們做普通朋友吧。絮欣喜若狂的訂好機票,興奮的整夜睡不著想著見他的時候自己穿什麽的衣服,說什麽話,以什麽樣的模樣去見他,可是每次出發前俞又打電話叫絮不要去了。反反復復很多次以後,絮的希望,念想,終於壹點壹滴破滅了。隨之破滅的還有那顆曾經愛著他的心,事情就是這麽諷刺,時隔五年啊,絮的心還是壹樣會被俞刺傷。絮以為五年的時間終於等來的希望,不過是別人的玩笑話,多麽諷刺的笑話。
  這段傷,那個人,絮終於開始試著遺忘,試著放下。絮不能讓自己活得像個笑話,她不能活著別人的笑話裏壹輩子。她終於明白,她在他眼裏活脫脫的是個笑料,壹個俞向旁人證明自己魅力的壹個笑話而已。那些曾經為了他虛度的光影也該放下了,這些年他不曾對絮說過壹句暖心的話,甚至連絮生日都不記得。絮不知道到底是什麽支撐著自己喜歡這個男人這麽多年,開竅悟到的那壹刻,是心痛的釋然,是徹底的放下。
  七年後的壹天,俞出現在絮面前。依如往日的沈穩,氣質更甚從前,濃郁的男人味獨特的品味,他依舊耀眼。絮已從那個小女孩變成的女人味十足簡潔大氣的衣著讓人有種不敢靠近的孤傲,她早已不是從前的她了。
  看見俞的出現,絮淡定的像看見壹個地鐵裏的陌生人。淡然的看著他,絮怎麽也想像不出曾經自己發狂的愛著的那個人就站在眼前,可是心早已沒有了那時的跳躍。
  俞開口說,這些年,還好嗎?絮淡淡的說著好久不見,客套的寒暄後再無話可言。
  俞說,我現在已經足夠有錢,能過和妳過平淡的生活,給妳想要的陪伴。
  絮的臉上閃過壹絲恍如隔世的迷茫。
  俞說,以前我沒有足夠的錢,沒有足夠的安全感,現在有了,我有錢了,我們可以拋下壹切世俗的冷眼我們可以名正言順的在壹起了,我終於等來這壹天了。
  在夕陽的余暉下,在黃昏的車水馬龍的嘈雜街道。這個曾經自己愛著的久久放不下的男人對自己說著要和自己壹起。每壹個字絮都聽的那麽清晰,雖然身後是嘈雜壹片。
  絮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七年未見,陌生的感覺無以言表。絮看著俞微微泛紅的眼眶,有個聲音在耳邊回想,這是自己曾經深愛的人嗎?
  絮思緒飄渺的回過神看著俞,竟然擠不出壹絲笑意。
  七年,人全身的細胞都已蛻變更新。七年,她的心隨著細胞的蛻變早已把那份愛給脫落了。不是不愛了,是已經花光了所以的力氣,那些力氣,花在他不愛自己的時刻。然後他說愛她,所有做的壹切都是因為她。
  他們相遇在錯誤的時間,他們愛著對方的時間也不在壹個步調上。這壹切,是老天的憐憫成全還是老天開的壹個玩笑。絮在心裏想著。
fghrtre hdfgr 天空的碎雲 rose0123 hihuoi 一縷陽光 我的寶貝02 Green grass by the river She's back LOVELYY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